砕けた蝶

【凹凸/瑞金】光与风与破碎的世界观【风望paro】

*关于《风望》

是《风之守望者》的简称

是我曾经非常喜欢的一部小说!

虽然知名度不高(大概)但是特!别!想!写!

并不知道起什么好听的题目(汗)凑合看看

觉得自己是在高仿……自嗨ing


【第一章  花怎知晓影子的形状】

 

“啊啊啊!”

尖叫声从二楼楼下直穿上三楼。倚在墙边匆忙喘气的金发少年眯了眯一如既往湛蓝的瞳,汗水划过他因剧烈奔跑而微微泛红的脸颊。他深吸一口气直起身,咬紧了牙看向转角处的楼道。

一个同样气喘吁吁满脸惊惶的男生从楼道连滚带爬上三楼,后面紧跟着一只嘶嚎的荧光绿色——虫子?半透明的躯体,头部还有一张狰狞的人脸。明显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物,真是够把一个正常人吓个半死。

“金!这边……也有!”

“啧。”金皱了皱眉头。那么眼下就有四只不明生物了……刚刚才干掉一个,看来不断有不属于这个地方的生物降临在这里——或者说,在朝着他涌来。金把拳头纂得紧紧的,看着巨型软虫与同伴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

果然还是要在别人面前出手吗……算了,当务之急还是先干掉追击者,不管那么多了!

“维德,这边!”他指明了方向,对慌忙奔跑的男生大喊道。容不得片刻等待,下一秒指尖蓄力,在半空中划出一道狭长的光刃。

“金你——”维德奔跑的同时还不忘回头,却看到身后的巨大生物在接触光刃后瞬间被劈成两半,化为光点消散在半空。

“快跑!”金快步赶上维德,拽住他跑向走廊尽头的天台。他知道如果再有迟疑,另外的那些也会很快找到他。因为,他们的目标是他,异能者。

其实两个孩子都还只是小学生,身高还不足一米六,步子自然也小。在他们抵达天台铁门时,嘶叫声绕过转角。

“维德,快啊!”金慌张地催促着。如果不尽快的话,自己自幼就不好的体质恐怕会拖累他们。

“锁住了啊金!”

看着急得快哭的维德,金叹了口气,把手搭在了门把手上。食指抵在锈迹斑斑的锁孔上,忽而指尖迸出气流,在“咔嗒”清脆的一声响后猛地向下一压把手,“快进来!”

在维德跑进天台后金又甩出两道光刃解决了身后的不明生物,随即闪身进天台并立刻将门关上锁死,两个孩子瘫坐在天台地上喘着气。

“刚才……好险啊……”维德拍着两条跑得酸痛的腿回忆着刚才惊险的场面。当时那张巨大狰狞的人脸完全就是贴着他发寒的后颈,若不是金劈出光刃下一秒他可能就被那只恶心的大虫子吃掉了。

金抬了抬眼,没有吱声。由于他与生俱来的灵力没有被开发和指导,都是借用体力才发动的,如今又经历了剧烈的奔跑,现在他残留的体力完全不够支持他再一次使用。他还是第一次如此频繁地使用灵力,不知道灵力使用过度会造成什么后果,只是他从小体质比其他人稍弱些,这样的追逐战已经快让他窒息了。

“对了金!你刚刚是怎么……噗!”

身后的铁门猛然遭到撞击,倚在门上话说到一半的维德直接被震得趴在了地上。“啊啊怎么回事!”

糟了。金没忍住翻了个白眼,用尽全身气力支起身子勉强站起。即使灵力透支,他还是后退了几步谨慎地重新做好战斗的准备。

只见一滩绿色的黏液从铁门地下的缝隙缓缓流进天台,看得金一阵反胃。等到完全渗进天台后逐渐聚集成一整只绿色软虫,张开满嘴的獠牙朝金发出嘶吼。

这东西还是固液共存?!

金愣了一会儿才猛然想起逃离。在他拉起维德转过身打算从天台的另一个出口一跃而下甩掉这只相当恶心的虫子时,忽然看见天台的栏杆上蹲立着一个人——

干净利落的月白色短发隐隐泛着光泽,斜上方还不合常理地漂浮着一颗带光环的白色星星。质地极好的黑色长袍似乎像是一件工作服,在风的作用下猎猎作响。着装的主人几乎在金转过身的同时从栏杆上跃进天台,站在金身前。

棱角分明的面部轮廓,黑金相间的瞳色,还有——常人没有的尖耳廓,这诸如此类的种种让金立马想到,这个人绝对不是人类,而且更像“精灵”这种神奇生物。

精灵把玩着手中的一块白色积木,眼尖的金还看见上面印了几颗黑色的星星。忽然那块原本只有他手掌那么大的积木快速地膨胀了起来,直到可以装下一只绿色软虫为止。随即精灵抬手,似乎使出了很大气力将巨大的积木压下,平静低沉却又清晰的声音响起,“待行神旨。”只听软虫嘶嚎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直至消失,世界归为平静。最后白发精灵相当顺手地将积木一拍,积木整个儿化为白色光点消散,金知道这是清理完毕的意思。

“这次相当成功啊,没有一件事物有所损伤。”精灵眯着眼笑着温和地开口。忽而伸手双手相合,轻轻吐词,念出如诗歌般圣洁的咒语,“如果是噩梦,那就请忘记。”金身边的维德突然双目失神,像个木偶似的走向天台出口。

“你放心吧,他会自己回家的,并且忘记今天所发生的一切。”精灵的笑容依旧人畜无害。

“……”金相当清楚他是在和自己说话。但他盯了那个精灵好一会儿,看不出在思考什么。

“那么我们聊聊吧。”这只精灵相当随和,甚至坐在了栏杆上仿佛要与金彻夜长谈。“虫子想要吃掉的是你吧。”

“你是?”金安安静静地开口。虽然他平时并不是个很安分的孩子,但他已经习惯在发生奇怪的事情时保持绝对的冷静,毕竟从小到大由于异能被不明生物袭击这种事对金来说不计其数,都快成为日常了。

“丹尼尔。”精灵说出自己的名字,“你这样可不行啊,不知道如何控制灵力,看,现在都满溢出来了。如果不学会控制的话,一定还会有更多的低级生物会来找你麻烦。”

“是个相当有才能的孩子啊……将来一定能有光荣的成就。”丹尼尔自顾自说道,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明明里面看起来是空空的,他却转开盖子将里面某种透明无味的膏状物抠下来一点摸在金的脑门上。金只觉得那种神奇的东西贴在额头上凉凉的,不一会儿似乎是挥发了一般没了感觉。

“今天就这样吧,它会暂时限制你的灵力。”丹尼尔晃晃手中的瓶子,一脚踩在栏杆上,“我们还会再见面的。”黑色长袍扬起,瞬间消失在视线中。再见面……是什么时候呢?金有点茫然地想着,望着被夕阳染得一片红的天空。

与平常没什么不同。只是在金回到儿童福利中心时整个中心的人都在找他,忙成一锅粥一样。最后还是门卫老爷爷迎上来开了扬声器告诉所有人金回来了,顿时整个福利院都松了一口气。

因为金并不是被遗弃的孩子,只是他的姐姐秋将他像临时托管一样寄放在这个地方,终有一天他会被领回去,只是这次“临时托管”的时间有点长罢了。

是多久以前的事了?金还依稀记得那个见到精灵的日子,还清楚地记得那个精灵的名字。从那天以后团团围绕在他身边的异物像瞬间被驱散了一般,他居然反过来不习惯这种没有被打扰的日子了。

如今的金已经是初三的大孩子了,更何况中考日期临近,似乎只剩几个星期的复习时间了。因为成绩好到不用复习,金在闲得无聊的一段时间里突然想起了多年前的事情。他的记忆是相当好的,没有忘记那个精灵说的“会再见面的”。他有一种预感,那个日子即将到来了。

所以,是什么时候啊?金不知多少次地想起这个问题。曾经姐姐和格瑞都对他说过这句话,可是,却没有一个兑现。

他把自己蜷缩成一团,把头埋进臂弯里。他想知道格瑞过得好不好,姐姐过得好不好;他想知道格瑞在那个连他不知道的学院里有没有朋友,姐姐在那个不知名的地方有没有结伴而行的同伴;他想知道有没有人为难格瑞,姐姐有没有遇上麻烦……

他想知道,他们知不知道他在想念他们,他们有没有想念他。

——tbc——

与凌桑正好是相反的地位HHH(Orz高仿)

好吧好吧开头的确相像但是后面会不一样的嗯

手术前一夜的码字 很短

祝清明快乐!(下次更可能就在暑假了emm)





(萌新报个到……哦,元宵快乐!)初雪【瑞金only】

*ooc✓

*cp瑞金only✓

*一发完短篇✓

*双视角✓

*与百万人撞了脑洞(可能是从某个地方看来的吧有暂时记忆,用自己的描写方式再改动一下这个脑洞)

【登格鲁星百年难遇的大雪】

金趴在窗边眨巴着眼望着漫天飞雪,一头软软的金毛一颤一颤的相当可爱。

一夜大雪,城市的房顶上积起了一层厚雪。早晨一醒来,拉开窗帘发现窗外一片银色的世界。树枝、屋顶、路灯上都积满了厚厚的一层雪。

"还以为自己跑错城市了呢,没想到仅一夜的功夫整个登格鲁星笼罩在一片雪的天地啦,真让人不敢相信。"金时不时发出轻叹,剔透的眼里满是好奇与兴奋。

他的发小格瑞本安静地坐在沙发上闭着眼浅眠,不过似乎被金的惊呼吵醒了,深邃的紫眸注视着金。

金突然扭过头看向格瑞,美丽纯净的蓝瞳在触及那双紫眸后微微一愣,"格瑞是被我吵醒了么?"

格瑞摇摇头,看向白茫茫的窗外,"下雪了。"

"嗯!超级好看的!"金兴奋地张开双臂,"呐呐格瑞,曾经的登格鲁星下过雪吗?"

"……没有。"

登格鲁星几乎是四季如春的,往日的冬很温暖,阳光普照大地,下雨下雪的日子简直屈指可数。

"诶诶,那格瑞是第一次见到雪吧?"金凑到格瑞身边曲腿坐下,由于是单人沙发,两个人坐着似乎有点小。金往里蹭蹭,整个人都靠在了格瑞身上。光滑的腿贴上格瑞冰凉的手背,将金的温度传递给他。软软的头发蹭上格瑞的脸,被格瑞悄悄地揉了两下后轻轻推开了。

"嗯。"格瑞简单地应了金一个单音节词,他的注意力还在金带着微弱暖度的腿上。

这么白这么细……真的是男孩子的腿么……?格瑞分神回忆起了曾经的他们,金每天跑东跑西的脚经常被什么东西划到来着……什么时候保护的这么好了?

"格瑞格瑞陪我去外面看看嘛!"金果然是耐不住了,拽着格瑞的袖子摇啊摇,睁大湛蓝的眼睛眼巴巴地看着他。

"……不要,外面很冷的。"格瑞别过头。

"格瑞你从来不怕冷的好吧!?"

"……"我怕你冷。

"去嘛去嘛~格瑞格瑞~嗝儿瑞瑞瑞瑞瑞……"金一个劲地往格瑞身上蹭,似乎不把他拖出去就不罢休的样子。

"松开。"格瑞叹了口气,"去穿你的衣服。"

"格瑞你果然是我最好的……唔唔唔……""朋友"两字还没说出口金就被格瑞堵住了嘴。

"知道了,快去。"格瑞一脸不耐烦地黑着脸,他真的,一点儿都不想被金仅仅叫做"朋友"。

他对金的情感,那个一根筋的傻小子大概是不会懂的吧……

"嘿嘿格瑞最好啦!"金在快跑进房间时朝格瑞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笨蛋。由于背光,格瑞脸的大部分都藏进了阴影中,遮掩了那一抹淡淡的笑容。

不一会儿金就出来了,看样子是十分期待这次外出。他站在门口玄关处一边穿鞋一边用无法抑制兴奋的声音呼唤格瑞:"格瑞!快点啊~"

看着什么也不准备的格瑞,金笑了,露出可爱的小虎牙。他从一旁的立式衣架上取下一条围巾,踮起脚轻轻地把围巾套在格瑞脖子上。

"这样就不会冷啦!"金灿灿的小脑袋抬起,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快走啦!"他牵起格瑞的手。

格瑞的嘴角勾出弧度。掌心的温度暖暖的,像是握住了一抹阳光。

"好漂亮……果然透过玻璃看还是自己来摸摸更好!"

金捧起一小堆雪贴到脸上不要问我什么时候分开的手,"呜哇……"在掌心温度的传导下那一小堆雪化成了一滩雪水,滴滴答答地滑下指缝,落到地上。

格瑞默默抓起一团雪。

……

为什么化不掉啊他的手真的有这么冷吗……

刚刚止住的雪又下了起来,飘飘悠悠地在半空旋转。

"……金。"在金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一声平静似乎又温柔的——他的名字——从身后传来。那个平时冷冰冰的声音在念他的名字时总能听出些什么不同的感觉。

"嗯?"

金打算回过头看格瑞,却被他从身后环抱住。

"喜欢雪吗。"

"喜欢!"毫不犹豫的回答。

"那,我呢?"

"当然啦!"也是毫不犹豫的。

"……"

"格瑞?"

"是哪种喜欢?我想知道答案。"格瑞松开金,将其转个身正对着自己。他的眼神很坚定,像他的语气一样。

金微微一愣,看着格瑞如宇宙般深邃的紫眸一时间有点失神。他抿了抿唇,开口说道,"非常非常喜欢。"

"嘉德罗斯每次来找你出去我都会不开心。"

"你每次因为我受伤,我都会心疼。"

"我……唔啊!"

格瑞看着金,眸中的温柔攀然而起,他抓住金的胳膊,一下把他拽入怀中,满意地看着金惊措的蓝色眼瞳中映出棱角分明的脸。

淡红的唇被吻上,金跌入格瑞的怀中。鼻息交错,这一吻并不是蜻蜓点水,似乎,是格瑞压抑很久的。

雪像是主导这场约会的精灵,盘旋在他们身边。

"我也是,非常非常,喜欢你。"

END.

十分无聊的一篇,是吧是吧……接吻镜头没补全……我还是太年轻QvQ

只是想吃他们的糖而已。瑞金是真的好。瑞金一生推yeeeee!

爱死这对了QwQ

明天开学……想在lof上留个足迹    就是个小透明

毕竟要好久之后才能见面呢  做个好孩子在学习期间不碰平板手机(屁)

如果不介意的话,感谢阅读!(好吧我话真的很多)